英文 日文 韓文 法文 德文

TOP

“群聊”為何讓互聯網遠離暴力?
2019-09-03 11:48:33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160次 評論:0
互聯網的討論模式經歷了這樣一種趨勢——從圈子討論變成了開放討論,但開放討論在降低用戶參與門檻的同時,也滋生了很多誤解與網絡暴力現象。在這一背景下,重歸圈子討論是趨勢所在。
 
 
 
不知從何時開始,無論你在社交網絡上發表什么觀點,都會有人跑過來評論幾句,倘若立場稍有偏頗,持相反觀點的人便會火速到達戰場開始“撕”你。
 
網絡暴力更是屢見不鮮:
 
哪怕是僅有個位數關注的小透明,只要發表一句關于某個熱點明星的評論,就會有很多不認識的人前來評論;
 
如果哪個大V發布了不恰當的言論,立刻會有人排著隊“問候全家”;
 
若你碰巧在某個明星的微博評論里說了句不該說的,那“黑粉”們會追到你的社交帳號,以十年為單位深度挖掘,把你曾經的失言掛出來。
 
噴子、杠精不知不覺成為了我們使用社交網絡的一大困擾,不止在微博上,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任何可以被陌生人轉帖和評論的社交產品似乎都是如此。
 
然而,在早期互聯網用戶的眼中,二十年前的互聯網似乎并非如此。
 
早期的論壇,譬如西祠胡同、榕樹下,和一些高校BBS,都聚集了大批有才之士。
 
思維的碰撞孕育出了無數優秀的創意和作品,也成就了一批非凡的互聯網用戶。有些至今還活躍在科技、影視、文學各個領域,即使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也能通過流傳的作品感受到曾經盛景。
 
隨著web2.0時代的到來,情況發生了改變:
 
信息流和無限度開放分享逐漸成為了社交資訊產品的新趨勢,大量資訊無差別涌入的同時,人們也明顯感受到了整個互聯網信息質量的下降。
 
越來越多的優質用戶受到驅逐,取而代之的是隨處可見的“鍵盤俠”和“噴子”。
 
高質量的討論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互聯網公共平臺上頻繁發生的罵戰。
 
為什么網上會有這么多人熱衷于同陌生人戰斗呢?
 
5月,紐約客的一位記者在《Group Chats Are Making the Internet Fun Again》一文中分析了這一現象,歸納出“圈子模式”與“開放討論”兩種模式,得出了開放討論讓互聯網觀感變差,而圈子模式能使之回歸正軌的結論。
 
本文部分觀點來源于此。
 
一、圈子模式vs開放討論
在紐約客的文章中,將互聯網的“觀感變差”歸結于互聯網的討論模式從圈子討論變成了開放討論。
 
這并不是說開放討論不好,而是在沒有合理的產品支持的情況下,開放討論參與的人數“太多”確實會讓人覺得討論更加無效。
 
從產品形態來劃分,早期的互聯網模式可以稱為是圈子模式。
 
每個圈子都是基于共同的興趣專長扎堆討論的獨立生態系統,系統內部有創意的提出者、有內容的生產者、有圍觀叫好的觀眾、有維持秩序的志愿者,大家針對圈子所圍繞的主題進行深度交流,友好相處,同時對于其他不感興趣的圈子僅保持最基本的、善意的討論。
 
在這種模式下,在某一個“圈子”內內容產出質量不足的人和討論不友好的人,很容易被圈子內形成的規則(如群規、版規、論壇規)淘汰。
 
能持續產生優質內容的貢獻者,也很容易在圈子內規則的激勵下獲得更多的發聲機會(如論壇置頂、群公告、成為版主等)。
 
簡單來說:“圈子就這么小,你干了什么事兒大家都清楚。”
 
而以Facebook、Twitter,微博為代表的信息流產品模式更趨向于廣場社交,用戶看到的是熱點推送、商業投放、關注動態等一系列經算法整合過的內容。
 
每個話題下的討論人人都可以參與評判,圈子的概念逐漸模糊。
 
關于每個話題的自治權正在瓦解,低質量內容貢獻者可以依靠海量產出占據話語權,亦沒有合適的機制保障高質量內容貢獻者的發聲機會。
 
此外,伴隨圈子的概念逐漸模糊的,還有各種用以約束內容貢獻者的規則。
 
內容貢獻者不會因為低質量產出而被封禁繼續發言的權利,也無法控制他者在自己的內容后留下不友好的評論。淘汰機制消失,平臺過濾功能也隨之失效。
 
簡單來說:由于低質量內容的生產難度顯然低于高質量內容,既往規束內容質量的機制失效。社交媒體平臺的“眾聲平等”使得謠言、謾罵和不專業的聲音獲得了更廣泛的傳播,由此導致互聯網的“觀感變差”。
 
那么具體來看,圈子模式和開放討論分別具備哪些獨特的性質,又是如何運轉的呢?
 
1. 圈子模式:以內容為導向,產出了一系列大神
我們說的圈子模式也是圈層模式,主要特征是聊天參與人因為某一特定的興趣或特長而聚集在一起,大家都具備一定的層次基礎。
 
早期的互聯網社交產品多以論壇的形式存在,論壇內部會劃分相應的版塊,用戶無論是發言還是瀏覽信息都需要先進入相應的版塊。經過用戶的主動選擇,一個版塊就形成了相應的圈子。
 
有能力的用戶會選擇自己感興趣的版塊,適應圈子的交流方式,逐漸輸出內容,混到臉熟,繼而收獲粉絲,成為“大神”,獲取網絡上的地位。
 
不擅于輸出內容的用戶能夠從圈子獲取想要的信息,為此也愿意保持自己在圈子內的友善形象。
 
圈子模式的好處在于,用戶都是主動參與的。在溝通過程中,每個人可以有意識地參與自己更擅長的主題,而不用迫于他人或熱度壓力尬聊,這樣也就能夠輸出更有價值的內容。
 
另一方面,圈內人的聊天有自己的固有模式,例如縮寫、黑話等,外人可能根本看不懂,這樣也就形成了一定的門檻。在這樣的氛圍下,用戶不太會被不禮貌的信息打擾到。
 
總之,在早期互聯網模式下,大家都只在自己的“圈子”里做深度討論,不會對不熟悉的領域做過多的評判。
 
2. 開放討論:以算法為導向,將大神拉下神壇
以微博、Twitter為代表的信息流產品則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用戶的發言是完全公開的。無論任何話題,只要加個tag,所有人都可以發表看法,每個人能收到的關注度取決于算法的權重。
 
當然,在微博時代,也是有很多「大神」的。
 
很多自帶流量的明星、關鍵意見領袖說話一呼百應,他們可以就任何領域發表自己的看法,且擁有更高發言權重。而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看到不恰當的發言,自然想要進行批判糾正,沖突因此而產生。
 
人性的虛榮加深了這一矛盾,每當發生網絡熱點事件時,所有的KOL都會被無關人員追著問「您對xx事件怎么看」,盡管事件可能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大神當然做不到所有領域通吃,一旦涉足不熟悉的領域就很容易翻車,最后要么打臉道歉,要么死杠到底,無論如何都有失體面。
 
也就是說,一個圈子里的大神,到了別的圈子可能就暴露了知識的盲區,甚至成為無腦的“噴子”。
 
郭德綱有個段子:“我和火箭專家聊天,問火箭是不是用火柴點火,那專家多看我一眼都算他輸。”
 
道理大家都懂,可社交網絡上的大神每天要面臨無數次的吹捧和挑釁,如何能沉得住氣?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發言被更多人看到,有時就不得不努力蹭熱點,甚至不惜以質量換流量。在這種環境下,不友好的言論就大大增多了,最終的結果是,社區氛圍變得糟糕了起來。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開放討論本身并不一定讓高質量內容減少。通過吸納更多不同維度的聲音,反思與充分的討論,一些話題下最終會誕生出比小范圍討論更有價值的內容沉淀。
 
因此,以 關注、轉發、評論 Feed 流為基礎的開放式討論并不是真的讓“內容變差”而是讓優質討論更難以獲得展示機會從而“觀感變差”。
 
二、彼之大神,我之“杠精”
那么,難道互聯網應該只讓“大神”發聲么?
 
這顯然也并非一條正確之路。
 
因為事實上大神所對應的“高質量內容貢獻者”和噴子所對應的“低質量內容貢獻者”之間并非是絕對的。大神和杠精之間的區別,可能只差一次出圈評論。
 
舉個例子,微博上曾有過一場歐美飯圈和日韓飯圈的爭吵。
 
前者認為后者追捧的偶像們是娛樂工廠的批量化產品,審美清奇,毫無個性;后者則認為前者對歐美偶像的吹捧不過是崇洋媚外的另一種具像化體現。
 
二者為此在微博上分立陣營對峙,撰寫長文相互辯論,最終演變成混亂爭吵。
 
而起因,只不過是雙方陣營中的兩個偶像,為同一部電影的不同配音版本宣傳時拍的一張合照,被電影官宣配上“你更喜歡哪一版?”的文案,發布在了微博上而已。
 
 
 
在某種程度上,這亦是過度連接帶來的弊病。
 
過度連接原意是指當移動互聯網來臨,每個人都變成了不會離線的終端,親戚、朋友、同事一句“在嗎”,就能把你從現實世界的任何場景中拉回去。
 
但從群體角度而非個體角度,移動互聯網的過度連接事實上也經常在恰當的時間和不恰當的場景下把兩個不恰當的群體連接在一起,造成“網絡罵戰”。
 
另外,《多啦A夢》第42卷有一個故事《一唱一和》也值得一提。
 
哆啦A夢提供了一個膠囊,把膠囊分成兩半,兩個人各吃一半,然后一個人說“一唱”另外一個人說“一和”,兩個人就完成了溝通,無論要溝通的事情原本需要花多少口舌。
 
 
 
大雄通過這種高效率的溝通很快就寫完了家庭作業,可惜交上去之后,沒有吃過膠囊(處于圈子之外)的老師看到的只是一個大大的「一唱」。
 
《一唱一和》里,小夫和胖虎聊了三個回合以后,打起來了。原因是過度連接使得人性的陰暗面無處遁形。
 
開放式的社交網絡,有時候就像一個過度連接的“一唱一和”膠囊,它鼓勵完全不同背景的人,用最精煉的語言(140個字)、最快的速度(2小時1萬轉),討論最為復雜的問題。
 
而現實是大家在沒有做充分準備下的共同討論,往往是雞同鴨講。
 
2019年年初有條新聞,有位家長用孩子QQ進入二次元群大鬧,直言“你們害死我兒子了!”
 
群里原本一團和氣的群友們面對毫不理性的入侵者立刻擺出了「爾要戰,便戰」的架勢。
 
這種情景下當然沒有循循善誘講道理感化對方的可能性,家長既不能找到合理引導自己孩子的方法,群友也不可能說服家長認可二次元文化,最終只能演變成雙方對噴,感情宣泄。
 
這位家長或許現實生活中也是有文化有正當職業的普通人,二次元群中的群友也絕非家長刻板印象中的“社會敗類”。
 
但當兩個完全沒有接觸過的圈子,在完全不了解對方話語體系的情況下帶著沖動發言時,其“共同語言”或“共識”就只能是謾罵。
 
不同圈子的人在交流時,觀點的輸送方在表達時會將圈內基礎默認為常識,而觀點的接收方所能理解的內容則基于另一套常識,認知基礎的差異導致了所謂的交流不過是觀點的重復,本質還是雞同鴨講,那么實際交流的成果只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復讀機”。
 
“闖入QQ群”就像是一個圈子對另一個圈子毫無預警的闖入,而這樣的跨圈沖突在沒有明顯圈子邊界的開放式社交網絡(如Facebook、Twitter、微博)會更頻繁的發生。
 
此外,上文提到,在同一個話題內構筑的“圈子”里原本也存在價值的分級。
 
在過去,圈子內的低質量內容生產者會逐步被圈子內的規則所淘汰。而在“過度連接”狀態下,這些被圈子內淘汰的低質量內容生產者,可以通過開放式社交網絡吸引圈外人的注意。
 
圈內人試圖去吸引圈外粉絲本身也是一種過度連接。由于缺乏相應基礎,欣賞能力和鑒別能力存在缺陷,這樣的圈外人捧出來的不一定可能是圈內的“優質內容生產者”。
 
在飯圈(追星圈),許多“黑粉”便通過這種手段曲線獲得自己在圈子內的話語權,將圈子內原本的高質量內容生產者淘汰出圈,劣幣驅逐良幣。因為“只有我這樣的,才能為明星帶來流量”。
 
因此,彼之大神,我之“杠精”。高質量內容產出者與低質量內容產出者界限模糊,甚至高質量產出者的真實素質都良莠不齊。單偏向一種思路尋找解決辦法,自然不是最佳方案。
 
三、回歸圈子,但開放式社交并非“一段彎路”
拋開網絡不談,在人類文明發展的幾千年中,所擁有的共識往往是少數。
 
即便是“愛”這一永恒共識,一旦開始深入討論亦有許多不同觀點,觀點之間亦有沖突。
 
開放式社交過度連接的特質,讓許多人有了“我所知道的常識便是世界的共識”這一錯覺,這可能是開放式社交網站發展至今最大的問題。
 
讓擁有不同共識的人重新回歸圈子討論可能是這一問題的解決方案——各大互聯網產品,也逐漸意識到了這一現象,并開始有意識地向圈子模式靠攏。
 
這里所說的圈子模式,不僅是過去的垂直論壇,也包含即時通訊工具里的群聊、或社交平臺內置的群組功能。比如知識星球、即刻、微博群與超話等產品和功能。
 
Facebook在今年的F8會議上重點強調了其群組功能,在主頁、Marketplace、Watch 等多個區域突出展示,并針對該功能推出了個性化的運營方式和更明確的商業模式。
 
扎克伯格稱此舉為“向微信學習”。當然,群組社交功能也成為微信與QQ最近幾次大版本更新中的重頭戲。
 
總之,回歸簡單的群聊模式,可能有助于讓互聯網變得更有趣,更友善,減少噴子。但這并不意味著開放式社交已經走到盡頭。
 
事實上,“噴子變多”正是互聯網偉大之處的體現,因為互聯網最偉大的貢獻恰恰在于連接所有人。無論男女老少,無論受教育程度如何,無論社會地位如何,都能在互聯網上表達自己的意見,充分討論。
 
而連接是有效討論與尋找共識的第一步,如若連第一步都無法實現則有效討論無意義。
 
過去的圈子模式亦存在一些問題,由于參與討論的人數少,又是少部分人掌握話語權,長此以往很容易導致內容缺乏創新,淪為互相吹捧與固步自封。
 
因此,圈子模式的回歸亦需要合理的機制與開放社交之間形成人員與內容上的交換。
 
社交網絡產品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公開討論和深度討論中找到平衡,用產品引導更多的有效溝通以幫助不同圈子中的用戶達成共識、相互理解,而不是引導他們之間相互“罵戰”產生流量。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馬云今日卸任!出走半生 歸來仍是.. 下一篇微信后臺改版,改了什么到現在也..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3d组六3码遗漏分析